搜索

頁面版權所有?2012-2018 河南省中小企業投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 

豫ICP備09027780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鄭州

信息詳情

2016年7月宏觀經濟數據分析

發布時間:
2018/11/21 18:17
瀏覽量

  工業略有回落,發電量大增。7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0%,增速較6月份下降0.2個百分點,盡管略有回落,但與4月份、6月份增速持平,仍然維持相對穩定的增速。上半年投資發力對工業起到一定托底作用,但回升幅度有限,且效果隨時間逐漸消減。三大門類增速繼續呈現分化,采礦業同比下降3.1%,降幅較6月份再擴大0.7個百分點,去產能繼續推進;制造業同比增長7.0%,較6月份回落0.2個百分點,變化幅度不大;水電氣同比增長7.4%,回升3.4個百分點,主要由于發電量陡增。

  投資繼續回落,出清仍未結束。1-7月份,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保持高位,房地產投資小幅下滑。采礦業和制造業出清仍未結束,民間投資受政府項目擠壓,經濟在下滑中尋找底部。工業投資結構有所優化,傳統產業快速出清,服務業相關投資仍然保持較好增速。依托房地產和基建投資拉動的投資增速仍然不夠穩定,而經濟結構調整仍需時間、經濟出清延續,預計2016年下半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穩定在7%~8%之間。

  消費小幅下滑,汽車消費仍在高位。7月全國消費品增速同比小幅回落,7月份石油消費回落,社會消費額與上月持平,總體消費增速仍然在10%以上運行。7月份限額以上企業消費統計,第一,居民食品支出回落;第二,與房地產相關產業的支出回升;第三,汽車類消費仍在高位。2016年我國消費品零售市場仍然處于平穩時期,新增消費額增加平穩,消費增速也基本平穩。

  出口降幅收窄。7月份,我國出口以美元計總額為1847億美元,同比下降4.4%,降幅較6月份收窄0.5個百分點。出口降幅小幅收窄,低基數因素的影響很大,2015年7月份出口同比下降9.2%,降幅僅次于同年3月份,實際上2016年7月份出口金額與6月份的1802億美元相比變化不大,但仍體現出外需的持續疲弱。7月份,我國進口以美元計總額為1324億美元,同比下降12.5%,較6月份降幅大幅擴大4.1個百分點。7月進口金額較6月環比略增1.5億美元,但考慮到季節性因素,仍顯低迷。

  CPI:非食品價格上行,貨幣影響待觀察。7月份CPI上行0.2%,基本符合市場預期,主要是非食品價格上行帶來。醫藥價格繼續保持大幅上行的態勢,其他非食品價格有升有降,受暑假影響旅游價格大幅上行,現今為止只有醫藥單品種價格上行,并未出現非食品價格普漲態勢,貨幣影響仍有待觀察。

  金融:社融、M2超預期回落,貨幣收縮并不是趨勢。7月份社會融資規模繼續下降首先源于新增貸款的大幅減少,貸款下降超出市場預期。未貼現的承兌匯票下降幅度較大,主要是7月份匯票市場再起波瀾,給匯票市場帶來打擊。但債券和股票融資仍然保持了平穩。我們認為雖然經濟運行面臨下行態勢,企業融資需求有所減緩,但銀行信貸大規模下滑可能更多的銀行主動收縮的結果,表現企業需求的股票和債券融資仍然表現正常。7月份居民戶新增貸款4575億元,其中4773億為居民長期貸款,大部分流向了房地產市場。7月非金融企業存款減少3062億元,非金融企業短期貸款減少2011億元,非金融企業7月份償還短貸較多,側面仍然證明銀行信貸收緊。財政性存款繼續增加4882億元,財政存款仍然上行,未來財政發力仍有空間。

  7月份M2單月增長1108億,企業存款和居民存款本月均有所下滑,但去年同期M2新增1.98萬億,經濟不景氣和去年救市因素同在,M2下滑較快。貨幣供應增速7月末下滑,穩健的貨幣政策并未轉向,寬松暫時有所減緩,但為了結構性改革環境以及經濟的穩定運行,營造適宜的貨幣環境是有必要的。M2增速到9月份可能恢復,但M1和M2的失衡還需更長時間修復。

  政策:宏觀政策仍然延續了二季度的穩健基調。貨幣政策方面,總體流動性仍然保持在合理充裕的水平上,信貸擴張速度有所放緩,短期利率起伏不大,長期國債到期收益率下行;財政政策繼續維持在較為積極的水平,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始終維持高位,但目標仍意在托底,而非拉升。在這樣的政策環境下,各項經濟指標大多數出現一定回落,并不意外。7月份工業、投資、消費增速均有所回落,但幅度不大,整體而言仍可稱平穩;凈出口增速回升,近期人民幣一定幅度的貶值對出口的改善起到提升作用;通脹情況維持在溫和水平,不至于對偏寬松的貨幣政策形成掣肘。目前的隱憂在于民間投資與政府國企投資形成的反差,民間投資意愿持續低迷,整體投資對基建投資的依賴性愈來愈強,國企盈利能力未有改善但承擔了更多的投資職能。關于下半年的政策選擇,貨幣政策預計仍將會以靈活審慎的方式隨時應對可能出現的國內外風險,維持國內流動性平穩充裕的環境,操作上應更傾向于留有余地而非過度發力。財政政策的力度應會根據經濟實際情況有所調節,下滑風險加大時會適度發力托底,但不宜對其有過度的期待。經濟長期改善的機會仍在改革,當下以平衡性政策維持相對穩定的環境,最重要的意義還是在于為改革和新產業的崛起贏得時間。

河北11选5app